1. <strike id="u4gqm"><rt id="u4gqm"></rt></strike>
    <wbr id="u4gqm"></wbr>
    <nav id="u4gqm"><big id="u4gqm"></big></nav>
    <sub id="u4gqm"></sub>

    ? 最新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講臺分享

    做光、做鹽

    2016-07-22

    -------- 寫在“光鹽愛心基金會”成立之際

    ?

    王艾明 牧師

    ?

    ????從圣經啟示和教會傳統來看,宣講十字架真理(Kerygma)與效法基督躬身事奉(Diakonia),始終是歷代教會在屬世社會做出美好見證的兩大圣工。從理解的層面來看,教會的所有的事工只要可以彰顯出基督之愛,都是應該倡導的,因此,不存在孰重孰輕,或孰先孰后。講道訴諸言說,服侍見證心靈。[1]?中國教會蒙受圣靈的眷顧和引領,亦是孜孜以求于教會的各項事工。從全國的范圍來看,講道一直是教會的中心,因為許許多多的見證都是從聽道開始的。十字架的真理通過講道使得上帝的榮耀深深地進入信徒們的心靈,于是,愛心奉獻、捐錢捐物以活出基督就成為一件理所當然的蒙福責任。丁光訓主教很早就表達了中國基督徒對物質財富之蒙恩性的理解:“我認為物質并不是什么丑惡的東西。它已經成為傳遞神的恩典的一條渠道。物質之所以具有圣禮的意義,是因為物質代表著神的慈愛和恩寵、并把神的慈愛和恩寵輸送給人。”[2]?因此,我們要從信仰的層面認識到教會組織廣大信徒積極參與社會服務事工的意義。

    ????吳耀宗先生在1950年春就新中國教會的社會責任做出特別的界定,今天依然具有啟迪。他認為:“教會的靈性生活卻必須表現于社會的生活中。教會所辦的學校、醫院,和許多慈善事業,就是教會的社會生活的具體表現。…… 基督教如果要在新時代中得到應有的地位,就必須在社會服務的工作上有更深刻更具體的表現。一方面,它應當配合政府的建設計劃;另一方面它也要發展自己的專長。如果它能在具體的工作表現上,取得教外人士的了解與同情,它目前所遭遇的困難必定會逐漸減少,它在新中國的地位,也必定會日益提高。”[3]

    浙江教會多年來一直鼓勵、倡導和踐行“神愛世人”(約3:16)之圣經經訓,現在更是以“光鹽愛心基金會”這樣的組織機制來推動和深化教會參與社會服務的事工。我們通過這一義舉看到的是浙江教會老一代牧長所建立起來的“愛國愛教、榮神益人”的美好傳統正在被年輕一代的同工同道傳承下來。感恩之余,略表心得一二:

    ?

    1.經文啟示與見證

    1.1.?服務與照料,基督徒善行義舉

    ????服侍圣工或曰教會的社會服務事工(Diakonia)在新約教會最初出現的時候,就如同希臘文所包含的意義:“在灰塵中穿過、通過或走過”[4],意指協助使徒們宣道圣工,照顧孤兒寡母等后勤職分(路10:40;徒6:1),即,“在餐桌周圍侍候”和“提供飯食”;其次,通過司提反一家所行的事奉或服侍之舉(林前16:15)。而新約教會中這樣的默默無聞的服侍之工往往顯現出門徒善行中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啟2:19)。這樣,日常的服侍就成為基督徒的一種特定職分,從而具有了神學的意義。從歷史教會的記錄來看,教會的服侍、協助和保障等責任,就成為執事職分的界定和詮釋。[5]?可以說,那里有教會的牧養和拓展,那里就需要承擔協助牧長和照料病患、孤寡和兒童的執事圣工(diaconate)。而教會也始終將這一類的事工同樣視為榮耀主的圣工。

    ?

    1.2.蒙召與恩賜,神圣的和好之工

    ?

    ????使徒保羅的許多勸勉一直是歷史教會蒙恩的特殊見證。他特別將執事職分作為一項特殊恩賜列于其他不同的恩賜,從而從蒙召的層面界定了教會的服侍圣工。他是這樣寫道:“按我們所得的恩賜,各有不同。或說預言,就當照著信心的程度說預言;或作執事,就當專一執事;或作教導的,就當專一教導;或作勸化的,就當專一勸化;施舍的,就當誠實;治理的,就當殷勤;憐憫人的,就當甘心。”(《羅馬書》12:6-8)于是,服侍和協助,就成為初期教會重要的執事職分之基本責任。我們可以在新約經文中看到,這一責任幾乎成為初期教會得以迅速成長的有力保障,如“履行某種特殊的責任”指使徒們的作為(羅11:13;林后4:1);宣講上帝的福音(提后4:5);做主教和祭司的好助手,如提摩太和馬可(《提摩太后書》4:11等。

    ?

    1.3.濟世助貧:基督之為

    ????為什么在早期教會和后世的列代教會中,執事職分所內含的信息具有如此巨大的感召力,使得敬虔的信徒們愿意獻愛心幫助弱小和貧困,并將之視為做門徒的責任和見證?若要解開這一信仰之奧妙,我們還是應該回到福音書中去尋找基督的腳蹤!

    新約啟示中直接關系到濟世助貧乃基督親身而為的蒙福之為。耶穌所行的全部神跡都蘊含著基督教信仰中的上帝之至善、至愛、至純的本體和實在。如《馬太福音》25:31-46顯示,耶穌在受難前給門徒們的最后的囑咐中,他將饑餓、干渴、病患、坐牢、衣不蔽體等人世間苦難境遇中的人們是否得到救助、同情和慰問聯系起來作為蒙恩和稱義的條件,從此就界定了基督徒濟世助貧的蒙福性。[6]

    ????從此以后,教會總是盡最大可能以具體的組織和機構去效法基督,濟世助貧。教會設置醫院、養老院、孤兒院,鼓勵信徒積極地奉獻,參與各項服務社會和幫助弱勢人群的事工。這已經成為基督教的一大傳統,并使得教會密切地聯系起廣大群眾,也使得教會自身贏得了政府、社會和不同信仰群體的好感和敬意。

    ?

    2.組織與責任

    ?

    ????就歷史教會的無數見證來看,目前中國教會在開展社會服務事工(the diaconal work of the churches)應該首先注重的是機制建立和組織建造,以真正承擔起社會公益和責任,因為物質的圣禮性必須通過教會有效的組織秩序才能獲得實施。1979年丁光訓主教在訪問加拿大教會所做的演講中,以“人類饑餓和貧困”為主題展開其關于中國基督教的見證。他圍繞著《路加福音》第9章12-17節所記載的基督給五千人吃飽的故事進行其特定的理解。

    他認為五千人吃飽對于中國人民具有極大的啟示:“就是由于做出某些計劃和進行某些組織工作,我們能夠只用地球七分之一的可耕地生產出來的糧食,給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吃飽。”關于吃完之后還剩下的十二籃子食物,圣經留下的思考就是:“圣經在剩余食物的處理問題上完全沉默,這推動我們去思考。……能否設想,《路加福音》偏偏在這點上保持沉默,是為了讓圣靈推動我們去思考:只是一次喂飽五千人并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十二籃子食物怎么足以解除世上五千人、五萬人、五十萬人以至五千萬人每天的饑饉呢?因此,圣經在這里沉默無言,正是用象征向我們表明,還有未完成的任務。它啟發我們,單靠慈善救濟是無濟于事的。不管我們好心的慈善家怎樣努力,也遠遠跟不上世界產生貧困和饑餓的速度。傳統倫理只注意看人,只注意街頭忍饑挨餓的男男女女、討飯的乞丐和小偷盜匪;但十二藍剩余食物的奧秘卻驅使我們去研究社會秩序本身。”[7]

    ????因此,若中國基督教參與社會服務僅僅停留在信徒個人的德行和奉獻上,就無法讓更多更廣的民眾受到持續的有序的助益。我們只有研究社會秩序本身,通過嚴格的組織結構和機制,才能夠合理地管理好信徒們的愛心奉獻,并公平合理地將信徒們的愛心傳達給需要的群體和個人。這就是要求中國教會重視慈善和事奉的組織機制的建立和完善。

    挪威神學家農思德(Kjell Nordstokke)以服侍圣工(diaconal work)為題界定了其教會組織結構的特征:a). 教會是關懷工作推廣執行的主體,但并不是包涵世界上所有各類不同的關懷工作,它必須是與教會有直接關系,關系到教會是基督在地上的身體這個自我意識,關系到我們是受呼召來完成他已經開始的圣工。b). “關懷”,包括所有的善行,從有愛心幫助的手,體貼愛護的心,一直到對軟弱需要之人忠實的團結靠近和義無反顧的保護。或,日常應盡的一般的服侍圣工和由教會組織的特殊的服侍圣工,如孤兒院、醫院、貧民區等的關懷工作,或針對社區的關愛服侍,如探訪患病的、孤單的或單親家庭等社會弱勢群體等。[8]

    具體地來看,應該注意如下幾個方面的制度和組織建設和發展:

    ?

    2.1.?教會自養原則:以圣經啟示為本,以早期教會和歷史教會形成的傳統為內在的機制;

    2.2.?慈善機制與管理:包括嚴格的財務監督和管理和專門人才的培訓和使用;

    2.3.?養老院、敬老院和臨終關懷:將信仰和生命與日常的護理、醫療和崇拜聯系在一起;

    2.4.?兒童看護和青少年福音事工:主日學的系統化建立;青少年靈性輔導項目;家庭、婚姻和擇業輔導等;

    2.5.教牧心理輔導:平信徒;神學生;牧師。

    2.6.國際互助和人道救援:代禱;樂捐和教會層面的參與。

    ?

    3.結語

    ?

    ????最后,我愿意說,“光鹽愛心基金會”的成立預示著浙江教會將以實際行動去見證出美好的愛心,如主耶穌的祝福那樣:“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應當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4-16)中國教會一直以來就不乏有識之士和教會領袖將愛心事奉作為教會對國家、社會、鄰舍之責任和義務的具體的可見的界定。早在1920年趙紫宸博士就如此展望:“無論在于個人,在于社會,耶穌的道德律令只是一個愛字。(約15:52) ”“耶穌的愛死平等的廣博的,是實現‘德謨克拉西’精神的。”“保羅所注重的是用愛心彼此服務,是說愛乃是服役的精神。…… 愛是動的,是舍己的,是利人的,是在人的利益,社會的利益里面尋求自我的發展自我的擴充的,是把生活幸福與人共有共享的。所以愛成全了個人的道德,也建立了社會的道德;在個人方面是犧牲和服務,在社會方面是公平和同情。現在中國缺乏此種熱烈的,深厚的,偉大的道德;若基督教能夠發揮它,創造它,洋溢它出來,供給中國,基督教就可以成為中國文化的要質,中國民族的信仰,中國前途的光輝。”[9]?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教會經過60年的辛勤耕耘早就成為國家現代化建設中的積極參與者,并通過有組織的形式,在慈善、事奉、助他、愛鄰舍等方面將做出更多更美的見證!愿主賜福“光鹽愛心基金會”及各位同工同道!

    ?

    王艾明牧師,神學教授,神學博士,金陵協和神學院副院長

    Rev. Prof. Dr. Aiming Wang, VP. Nanjing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1]?Claude Bridel, Diaconie et diacre,?Encyclopedie du Protestantism,?Geneve, Labor et Fides, 1995, p. 359.

    [2]?丁光訓,“談人類的饑餓和貧困問題”,《丁光訓文集》,南京:譯林出版社,1998年,第5頁。

    [3]?吳耀宗,“基督教訪問團華中訪問記”,《吳耀宗文選》,上海:基督教全國兩會,2010年,第215頁。

    [4]?M. A. Bailly,?Dictionnaire Grec-Francais,?Libraire Hachette, Paris, 1933, p. 460 et p. 1118.

    [5]?Dictionnaire Encyclopedique de la Bible,?traduit du Neerlandais, Edition Brepols, Turnhout – Paris, 1960, p. 448.

    [6]?Herve Legrand, Diacre,?Dictionnaire critique de theologie,?sous la direction de Jean-Yves Lacoste, PUF, Paris, 1998, pp.316-317.

    [7]?丁光訓,“談人類的饑餓和貧困問題”,《丁光訓文集》,南京:譯林出版社,1998年,第3頁。

    [8]?農思德(Kjell Nordstokke),《服侍圣工》,劉侃 譯,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2008年,第10頁。

    [9]?趙紫宸,“新境對于基督教的祈響”,《趙紫宸文集》,第三卷,北京:商務印書館,2007,第51頁。

    上一條:另有一個心志的迦勒

    上一頁善牧良仆 義之楷模
    下一頁
    浙江光鹽愛心基金會 | 中國基督教網站 | 金陵協和神學院 | 國家宗教事務局 | 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 |華東神學院 | 廣東協和神學院 | 重慶市基督教兩會 | 湖南省基督教兩會 | 廣西基督教兩會 | 陜西省基督教兩會 | 河南省基督教兩會 | 北京市基督教兩會 | 廣東省基督教兩會 | 湖北省基督教兩會 | 四川省基督教兩會 | 內蒙古基督教兩會 | 青島基督教兩會 | 成都市基督教兩會

    版權所有:浙江省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   浙ICP備15043450號-1 管理后臺
    聯系電話:0571-86686682 郵箱:183086131@qq.com 聯系人:姜崇恩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解放路132號

    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

    1. <strike id="u4gqm"><rt id="u4gqm"></rt></strike>
      <wbr id="u4gqm"></wbr>
      <nav id="u4gqm"><big id="u4gqm"></big></nav>
      <sub id="u4gqm"></sub>